梁豪股票网
首页 > 股票资讯 > 胜利者的诅咒:益达中国回归大连老家? 股本收益率

胜利者的诅咒:益达中国回归大连老家? 股本收益率

来源:梁豪股票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99

摘要:

自从中国人的主要投资者益达中国和孙荫环辞职后,益达中国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可惜这个翅膀是借来的,不是内生成长的,很难支撑那么多梦想。

——工业园区上市公司巡礼6

在创始人孙荫环的时代,益达中国在选择投资哪个城市、安排哪个城市时特别谨慎。业内甚至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孙荫环错过了一线城市的土地和项目机会,错过了财富。

自从中国人的主要投资者益达中国和孙荫环辞职后,益达中国插上了想象的翅膀。可惜这个翅膀是借来的,不是内生成长的,很难支撑那么多梦想。

2021年牛年,应该是“牛年”。但是回上海还是留在大连?益达中国的高管和员工百感交集。

尽管如此,“益达之声新年音乐会”还是如期举行。这场新年音乐会陪伴了大连人26年。

益达中国从大连起步,在大连软件园腾飞。很多员工都是辽宁人。春节期间,豪华的上海总部空无一人。春节假期结束后,益达中国将继续等待业主是否变更所有权的消息。除了被转卖,益达中国本身也需要出售资产来改善流动性危机。

近年来,全国财政收入基本保持不变,甚至略有下降。但益达服务的物业管理收入一直稳定,甚至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上半年贡献了集团15.7%的收入。益达中国的核心资产仍然是大连软件园,大连软件园是益达中国的“幸福之乡”。

趁早出名

中国的民营企业大多是中小企业,规模庞大,很少围绕明星光环。益达中国和中国民投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的杰出代表,但今天却成了“他是我的兄弟”。

1984年,大连人孙荫环创业,益达成为中国第一家具有海外施工资质的乡镇企业。由孙荫环经营的大连软件园随后成为21世纪初中国最具明星效应的工业园区。短短几年,大连软件园就成为中国火炬计划的国家软件基地。大连软件园是2001年中国十大软件基地中唯一的民营企业。这当然是时代和机遇的创造,其中必然包含着孙荫环的伟大智慧。

东北分为两部分,大连和大连以北。大连说胶辽官话,大连北部说东北官话。

日俄战争爆发于1905年,直到1945年苏联出兵东北,大连实际上被日本控制了40年,所以大连的日本移民比较多,会说日语的人比较多。连大连这个名字最开始都是用俄语念的,后来被日本人用汉字注释为城市名。改革开放后,许多日本企业来到大连投资。

同时,由于日本劳动力成本上升,益达成功抓住了日本软件产业转移和服务外包的机会。2000年,大连软件园赴日本举办软件业投资洽谈会、展示会、招聘会,吸引了大量日本软件企业入园落户。

为了引进软件巨头,大连软件园还推出了“工业建筑定制”和“BOT模式”。

当时GE(国际通用电气)派人到大连软件园实地考察,发现没有适合自己经营的建筑。大连软件园以民营企业的市场意识迅速回应。"我们可以根据你的要求建一栋新大楼."

通用电气随后与大连软件园签署了长期合作协议,由通用电气提供建筑标准,大连软件园出资建设。随着大连软件园“通用电气大厦”的落成,这座大厦打开了国内同行的眼界。建筑的设计理念,包括工作人员互动空间,卫生间男女比例,都与国内标准不同。大连软件园一炮而红。

2002年初,为了成功引进IBM,大连软件园再次创新服务模式“BOT”(建设-运营-转让)。大连软件园为客户提供场地、设备、人员、前期运营等一整套基础服务,客户只需派管理人员即可。也叫“交钥匙”工程。

一年后,约80人的技术团队成功完成了IBM交给的任务,得到了IBM的高度赞扬。大连软件园不仅引进了一个软件巨头,还借助IBM的领先效应聚集了一大批上下游企业。

打造定制、交钥匙工程、设立软件学院、批量提供软件人才,总之,为客户提供高附加值的“服务”已经成为大连软件园的核心竞争力。

益达中国(股票代码:3639。香港),经营大连软件园,于2014年6月27日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

但是,市场不是一成不变的。20年来,大连作为中国最早发展IT产业的城市之一,现在已经明显被超越,产业瓶颈悄然到来。

大连软件业以外包服务和技术支持为主,相当于IT行业流水线上的运营商。大连软件业相对一线城市工资明显偏低,拔尖技术人才流失严重。

大连软件园在2019年44个国家火炬软件基地排名中,从前10名下滑至第16名。

“亿达错过了很多机会,有很多遗憾,所以当市场机会重新出现时,亿达不能再错过了,错过了就看不到太阳了。”

2018年3月26日,益达中国在香港举行了一场演出发布会。时任CEO、现任董事长的姜秀文说了这些话。

2018年是益达中国实施国家战略布局的过渡年。益达中国宣布进驻20多个城市,先后开发运营武汉软件新城、北京中关村一号等40多个工业园项目。

热衷于与益达中国合作的国内外软件公司有足够的业务填满这么多工业园区吗?

其实了解工业园运营的都知道,收取租金和服务费的运营模式,投资大,产出慢,利润低。我国工业园区的经营者一般都是按照工业园区的“经营计划”来说服政府拿到土地。毕竟土地是“硬通货”。

益达中国的财务报表中,主要收入来自大连和房地产。益达中国从大连软件园起步,逐渐演变成以工业园为名的房地产公司。

02高价

不过益达中国要早说做房地产,晚抓一集。与此同时,同时起步的房地产公司早已是骑虎难下。益达中国在开始全国布局的时候,不仅赶上了房地产的密集宏观调控,也走过了中国城市化的转折点,地产公司“躺着赚钱”的时代结束了。

益达中国内部业务细分为房地产和工业园运营。前几年房地产界赚了很多钱,年底发奖金的时候,房地产界吃了很多肉,而工业园区界只能大口喝汤。

利益的差别待遇并不总是刺激市场的进一步增长。因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一个政策城市,连底层员工的工资都和国家政策息息相关。利益的分歧也会带来内部纠纷。

收购益达中国可能是中国投资者犯下的代价更高的错误之一。这是一次“致命的遭遇”。

中国民生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中国民营企业中一个闪亮的金字招牌。在民生银行前董事长董文标的带领下,全国59家知名民营企业加入了联合组建,董事会成员中不乏知名人士。注册资本500亿元,被誉为民营企业的巨轮。

中国人一方面想出人头地,一方面亿达中国想走出大连。2016年11月,中国民生投资有限公司子公司钟敏叶嘉以30亿港元收购益达中国。孙荫环成功实现离职,益达总部从大连迁至上海。

总的来说,M&A的成功率很低,但每个决策者都认为他会是个例外。以投资为主的中国人投资遍地开花,以投资深度介入产业运营,资产规模快速扩张。2014年底,中国人总投资产出为564亿元,2016年底达到2724亿元。

赌那么多资产,很多还是产能过剩,无法产生稳定的现金流。2019年,国投陷入流动性危机,资产被法院冻结,包括部分法人股。按理说,民营企业的每个毛孔都渗透着市场化的基因,应该足够克制和冷静。但是在投资冲动面前,就跟十几岁一样肆无忌惮。

祸不单行。中国民生投资公司高管陈东会因涉嫌挪用公款被拘留。这最终引发了亿达中国42.77亿人民币贷款的提前还款协议。虽然债务最终被替代并暂时逃脱,但这只是益达中国长期债务去杠杆化的开始。

为了自救,中国民生投资多次出售资产,其中121亿元退出董家渡地块,减持阳光城股份,16.5亿元出售中国民生游助。2020年9月,钟敏叶嘉宣布正在与潜在买家谈判,“潜在交易”可能导致益达中国实际控制人的变更。截至发稿时,这一“潜在交易”还没有明显进展。

被收购后,益达中国性格模糊,地位尴尬,现在被贴上了卖的标签。看看益达中国这几年的销售数字,2015年74亿,2016年83亿,2017年73亿,2018年85亿,2019年72亿,2020年60亿。

如果单看销量数字,似乎益达中国无论是收购还是出售,从全国布局来看,两者差别不大。但益达中国2019年贷款利息达到14.76亿元,超过全年利润总额13.07亿元。

益达中国和中国民投一样,宣布出售房产资产以促进资金回流。计划在二线城市出售一些主要房产,包括青云天下、河口湾、大连蓝山、长沙镇和郑州科技城。2019年10月,子公司武汉春田股权以8.7亿元的价格处置。

03赢家的诅咒

《赢家的诅咒》是一本关于经济学悖论的书,作者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泰勒。一般的想法是,在拍卖中成功出价的获胜者将会因为高估标的物而遭受损失,而不是达到预期的目标。这就是所谓的“胜利者的诅咒”。

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已经习惯了享受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红利。高增长、高工资、高福利,让很多从业者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梦想,认为经济永远高速增长,投资并购是最好的武器。

现在益达中国又面临着被转手的微妙局面。能接手、有能力接手、愿意接手的,除了SASAC和大型国企,恐怕很难找到其他买家。

虽然政策设计中存在主观因素,但也暴露了民营企业的不足。

2019年,超过188家中国上市公司完成了控制权变更。其中,41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个人变更为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包括中央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地方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地方政府。东方花园实际控制人何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将16.8%的股份委托给朝阳区国资委,放弃对上市公司的控制,通过公私合营化解危机。

这41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2196亿元。主要原因是资金问题。去杠杆化背景下,民营企业资金链普遍紧张。

英国管理大师李尔斯·鲁宾(Leers Rubin)曾经说过:在追求完美决策的过程中,人们往往会把最合理的决策放在一边。如果当年中国民生没有接手益达中国,他们的命运不会这么尴尬吗?

本文标签: 中国人
  •  友情链接:  

本站涵盖的内容、图片、视频等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发现内容有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

Copyright 梁豪股票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